工商时报社论影响国营事业经营效率的绊脚石

2020-01-14 阅读 465 次 作者: 来源: 西部开发
工商时报17日社论--影响国营事业经营效率的绊脚石,全文如下:

 国营事业的经营常被诟病,尤其经济部所辖之台电与中油,除了本身之经营效率因素外,又常因选举因素价格无法充分反映成本,以致亏损累累,已经接近公司法规定解散清算的地步。国营事业因为选举考量,产销产品价格被抑制,我们深表同情,至于经营效率,则影响因素甚多,主管机关应对症下药,积极推动改革。

 影响国营事业经营效率的第一个绊脚石,在于国营事业的闭关自守,认为只有从基层做起的员工才是「血统纯正」的「自己人」。几个月前台电总经理交接,卸任的总经理李汉申说台电总经理人选从外面找,这是六十多年来第一次,而且是从他手中交出这个位子,让他「情何以堪」。这种把国营事业高阶职位视为禁脔的封闭思想,普遍存在于各部会所辖的国营事业中,外界自然怀疑他们不思进步、不具自我反省能力。

 虽然国营事业管理法第31条规定:「国营事业人员之进用,除特殊技术及重要管理人员外,应以公开甄试方法行之......第一项特殊技术及重要管理人员,应由国营事业建立项目、职位及所需资格条件陈报主管机关,并上网公告。」看似为国营事业引入特殊技术及重要管理人员提供进用管道,然而使用这管道注入新血者几希矣;少数引进新血之机构,经常还引发内部之反弹。

 其次则是法规制度使然,尤其是「国营事业管理法」与「政府採购法」。国营事业管理法第4条虽然规定:「国营事业应依照企业方式经营......」,然而其他条文却把国营事业綑绑得无法成长,例如第13条规定:「国营事业年终营业决算,其盈余应缴解国库......」。若以「企业方式经营」,就应考量企业的长期成长。一般民营企业不会每年都将盈余全数以现金股息分配给股东,然而国营事业「其盈余应缴解国库」,导致国营事业资本薄弱,难有作为。不但经济部所辖之台电、中油如此,财政部所辖之台湾银行有4兆多元的资产,却只有700亿元的资本;交通部所辖的中华邮政有6兆多元的资产,却只有400亿元的资本。这些赚钱的事业盈余都缴库,导致本身成长受到限制。

 国营事业难有效率的另一个原因,则是缺乏对员工的激励诱因。国营事业管理法第14条规定:「国营事业应撙节开支,其人员待遇及福利,应由行政院规定标準,不得为标準以外之开支。」行政院订定的标準,使国营事业员工只有单一薪俸,还不如行政机关依照机关属性还有不同之加给。由于国营事业无法提供激励诱因,员工养成「吃大锅饭」的心态,甚至觉得「多做多错、少做少错、不做不错」,反正少做或不做也不会减少其薪资、福利。在这种制度下,谁还愿意尝试开发新种业务?尤其是若干非独佔性业务,民间业者推陈出新,对于有功者不吝给予即时奖励,而国营事业则「有功无赏、打破要赔」,自难与民营业者竞争。尤有甚者,民间企业如保险业者,以保单佣金激励员工冲刺业绩,国营事业则在单一薪俸下,冲刺业绩并无个人激励。要说国营事业效率较低,缺乏诱因应为重要因素。

 虽然国营事业员工,除了原先具有公务员身份,改制为公司后,继续选择保留公务员身份者外,自副总经理以下,都不具公务员身份,可以放手冲刺业务。然而在业务方面,却又给予枷锁。举例来说,国营事业管理法第20条:「国营之公用事业费率,应由总管理机构或事业机构拟具计算公式,层转立法院审定,变更时亦同。」此一法条,让国营之公用事业费率公式,在立法院里被政治凌迟,而难以合理反映成本。尤其每逢选举期间,费率公式仅供参考,束之高阁。在一个民众既滥情又理盲的社会里,每逢选举必然「冻涨」已成惯例。因此,国营事业亏损其来有自。

 至于「政府採购法」对于国营事业及政府机关之掣肘,更是不胜枚举。有些国营事业,为了提高经营效率,将若干部门切割出去,成立子公司,以便「分进合击」;结果受到採购法限制,母子公司因为都是国营事业,必须公开招标,导致原本在同一公司架构下可以一起共事的部门,成为母子公司后,却因民间业者低价抢标,以致虽有「分进」却无法「合击」。至于得标业者,未必更有效率,有的无法通过验收,仍由国营事业去收拾烂摊子。在这方面,台湾金控设立前,颇有先见之明,在「台湾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条例」第12条规定:「本公司与子公司间,或子公司相互间,其採购不适用政府採购法之规定。」排除了政府採购法的紧箍咒。

 综言之,国营事业的无效率,有因其本身封闭保守,咎由自取者,但更多是「国营事业管理法」与「政府採购法」的綑绑。此外,政治力量的介入、选举前的「冻涨」等,也都是影响国营事业经营效率的绊脚石。批评指责国营事业无效率很容易,但谁能搬开这些绊脚石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