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世界日报社论泰国可走离东南亚模式的政党政治?

2019-12-27 阅读 908 次 作者: 来源: 今日头条
东南亚的东协多国,有三国是奉行社会主义,缅甸由军人统治,汶莱由皇族主政,只有六国有政党政治,这种政党政治,有异于西方亦有别于两岸四地,姑称之为东南亚模式。 

 在发展中国家,东南亚模式亦和中东与北非有显着的不同。主导后者政治是皇权、军权与神权,但在东南亚,皇权并不有力,汶莱的皇族相当开明,且有英国遗传,泰国与马来西亚更加开放,因为奉行君主立宪。印尼、马来西亚虽然是回教国家,由于比较西化与开放,神权并非绝对,佛教在泰国,虽然成为国教,但佛教表现相当平和,在新加坡,更完成了种族与宗教的多元化。 

 在东南亚,军权却左右政治,甚至控制政府。在菲律宾,过去的马可仕,全靠控制军队,才可执政20年,军队变心后,他便须下台;印尼的苏哈托,靠军权执政;泰国虽然自1932年实行君主立宪,但军权影响政权,到今天仍然如是。汶莱军队太少,且是僱佣兵为主,只有新加坡与马来西亚,军权是受制于政权。不过在东南亚,还冒出了另一种势力,就是财权,因为中产阶级冒起,巨富与财阀出现,可以来自某些家族,譬如菲律宾,选出的国会议员,以至总统,主要来自一些家族;亦可以和某种官僚勾结,过去苏哈托的手下,形成一个官僚集团,所属专业集团根本是一个官僚集团的政党,这些既得利益者,根本不肯放权给一个民主政党。 

不过在这种政治环境下,最近竟然出现了一个突破,就是在泰国,一个新成立、未成型的在野党,在没有皇族、财阀与官僚的祝福下,居然赢得大选,且是首次取得国会过半数议席,这就是为泰党;且是首次有女性出任总理,她就是盈拉,为何会如是? 

泰国过去的政党,多是政客的临时组合,由军人背后支撑,譬如差槎,以至操瓦立,都是退役军人,合散无常,无法在国会内,取得过半数议席;靠联结小党,才可组阁,十多年前有较长历史的民主党上场,才可组成文人政府,不过这个文人政府,仍需军方的支持。2001年泰爱泰党的塔信只在国会500席中,取得近半数的248席,塔信的成功,全靠扶贫政策,取得农民及城市低下阶层的支持。塔信被军人赶走,泰爱泰党过渡为人民力量党,沙马克上台后,再被军人赶走,这次再过渡为为泰党,由于农民与城市中下阶层仍是多数,如是为泰党取得265席的多数,又由于为兄出征的盈拉形象较军人温柔,较民主党的艾比希清纯,加上靠视讯直播的塔信效应,盈拉便登场了。 

盈拉的登场,结束了多党瓜分政权的局面,亦有助全民政府的形成,但背后却隐伏多种管理危机,为何会如此? 

第一,是如何解除塔信阴影?妹不能为兄平反,只能依法重审。第二是如何处理充公家产,处理不公,会立即触雷;第三,是如何避免军人干政,必须争取皇室的支持、黄衫军的谅解;第四,是如何继续扶贫,所承诺的每天三百铢的最低工资,应是长远目标,即时的兑现,只会打击工业,破坏经济,製造失业,最终是贫者愈贫;第五,是如何重组政府架构,打破既得利益者的官僚垄断。 

只要新政府能延续管治,稳定政权,泰国才可走离东南亚模式的政党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