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英国脱欧党的欧洲议员来说,脱欧像「解放奴隶」般令人感动

2020-01-14 阅读 612 次 作者: 来源: 健康生技


译:王国仲

一位英国脱欧党(Brexit Party)议员在新一届欧洲议会的演讲中,将英国脱欧比喻为解放奴隶。由法拉奇(Nigel Farage)领导的英国脱欧党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取得29席。

7月4日,资深英国政治家暨前保守党议员威特库朗(Ann Widdecombe)在有着欧盟「第二首都」之称的史特拉斯堡(Strasbourg)发表激烈演说,反对欧盟最近主导的决策程序。一天前,欧盟各领导人提名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(Ursula von der Leyen)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(Christine Lagarde)出任欧盟最高阶的两项职位。

威特库朗表示,决策过程并不民主,是证明英国按照原定计画、于今(2019)年10月31日退出欧盟的决定相当正确的诸多理由之一。「如果这就是民主,那对每个欧盟成员国而言都是严重的背叛。」威特库朗认为。

「纵观历史,受压迫者起身对抗压迫者是有迹可循的:奴隶反抗奴隶主、农民推翻封建贵族、殖民地对抗殖民帝国,这就是英国决定离开的原因。」威特库朗更补充:「用什幺语言都无关紧要,我们要离开,我们也很高兴能离开。Nous allons, wir gehen, we are off!(译注:三句分别为法文、德文与英文的「我们要离开」。)」

另一位英国脱欧党议员在Twitter上表示,威特库朗的演说「让她掉下眼泪」,认为这位资深政治家正替「被忽视的多数」发声。不过据报导,其他议员则因为别的理由情绪激动。「今天,部分议员因为威特库朗在议会的大放厥词而红了眼眶。这是我五年来所见最可耻的一幕。」绿党议员丝科特・卡托(Molly Scott Cato)在一份给《时代》杂誌的声明中提到,「在今天如此丢脸的事情后,任何重视我们国际地位的人都会极度羞愧。」

这不是威特库朗第一次引起争议。本(7)月稍早,这位71岁的资深政治家表示科学能为同性恋「提供解决方法」,导致数场预定的公开行程遭到取消。90年代担任英国监狱部长期间,她为一项强制束缚怀孕囚犯、防止她们越狱的政策辩护。2009年,她批评一项欧盟能源政策,宣称气候变迁并不存在。

本场演说为上任首周、正逢多事之秋的新任欧洲议会再添上一笔。在史特拉斯堡,29名英国脱欧党议员于演奏贝多芬《欢乐颂》(欧盟盟歌)时拒绝致意,招致批评。另一位新科绿党议员马吉德(Magid Magid)表示,他在上工的第一天竟被要求离开议会大厦。身为英国-索马利亚混血,马吉德认为这次遭遇代表不少人有「政治人物该长什幺样子」的刻板印象。

©2019 Time Inc.版权所有。经Time Inc.授权翻译并出版,严禁未经书面授权的任何形式与语言版本转载。

延伸阅读导致英国「无协议脱欧」的三种情况,都不太可能发生欧洲议会选举结束:中间派传统政党失主导权,绿党和民粹主义崛起「女性崛起」的欧盟高层改组:成为首位执委会女主席是谁?